不用充值也可以看污软件

楚逍遥对顾恒生嘱咐了一些重要的事情,便不在多言,加快了前行的步伐。

顾恒生暗暗的将楚逍遥的叮嘱记下,免得以后自己犯了错都浑然不知。

浮生山的山顶,有几座茅草屋林立着,参天大树随处可见,各种奇花异草布满了山峦四方。

山顶上,三师兄诸葛昊空和四师兄温沐轩等人,都穿着整齐的站在那里,面容肃穆。

楚逍遥带着顾恒生上到了山顶,看到诸葛昊空等人的便明白了要做什么,转头对着顾恒生说道:“小师弟,整理仪容,准备入门仪式。”

“好。”顾恒生看了一下自己的一身血色衣衫,轻轻点头。

楚逍遥左手轻轻一摊,手中便出现了一件白色的衣衫。

顾恒生从楚逍遥的手中接过白色衣衫,然后按照楚逍遥的指示去了一间茅草屋,将自己的一身血衣换下,穿上了整洁的白衫。

黑间泛白的一头发丝,也被顾恒生梳理干净了,出尘似仙。

从茅草屋中踏出,顾恒生来到了众人的身前,一言不发。

“随我来。”

诸葛昊空身为三师兄,如今山上的事宜都是由他来安排,他领着众人,朝着山顶的最高处而去。

浴室中清纯可爱

顾恒生走在众人之后,眼角的余光打量着四周的风景,暗叹人间仙境。

踏上山巅,仿佛伸手便可触摸到天巅了,云雾缭绕,朦胧模糊。

山巅上,有一块巨大的石碑,石碑云:世间可有仙。

石碑上的每一个字都蕴含了大道真意,仿佛一字若出,便可镇压诸天,引动万里道意。

顾恒生只是看了一眼石碑,便感觉眼睛刺痛不已,不敢在直视了。

“这是大师兄曾经刻下的字。”

诸葛昊空暼了一眼顾恒生,对其解释道。

大师兄留下的石碑。

只是随手写下的几个字,便可勾引天道真意,让顾恒生内心大惊,心中对这未知的大师兄充满了好奇。

走了一会儿后,前方有一个高达十米的木架子,上面挂着一件黑中透白的丝带。

这一根丝带静静的挂在那儿,却犹如飘荡在天穹之巅,让顾恒生有一种错觉,这天地都匍匐在这根丝带之下。

“二师姐的帝器,广星流云帛。自从二师姐隐居在极地之后,她便将帝器放在了这里,以镇我浮生墓的道运。”

四师兄温沐轩对着广星流云帛微微一礼,对着顾恒生轻语道。

顾恒生顿时一愣,这一根丝带披帛,居然是二师姐镇压诸天的帝器。

越过了二师姐的帝器广星流云帛,众人继续朝着前方而行,看到了一件粗布衣裳。

这件粗布衣裳挂在一个支架上,整整齐齐。

衣裳简单,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,但是支撑着衣裳的支架,却是一件道器,为了防止这件衣裳被风化损毁了,甚是不俗。

“小七,升天香。”

诸葛昊空一脸严肃。

“是。”

楚逍遥一扫之前的慵懒,化作了一个冷峻翩翩的青年模样。

楚逍遥慢慢弯下了腰,双手持平的举过头顶,他手中便出现了一根长约五米的金玉色檀香。

这根香极为不凡,只是散发出的一缕香气,让人闻其后便心旷神怡,增强神魂,有助于修行之道。

楚逍遥捧着这一根天香,插在了粗布衣裳的前方,用神通点燃了天香。

一缕缕天香的烟雾升起,直入天际,隐藏在了这缭绕的云雾之中。

“真天,奏师乐。”

当天香渐渐燃起,诸葛昊空的声音再次传出。

“是,三师兄。”

六师兄祝真天立即走到了旁边的位置,盘坐在地,身前出现了一把古琴。

祝真天修长的十指搭在了琴弦上,弹奏出了一曲悠长的琴音。

琴音曼妙,蕴含了大道之意,弥漫到了山巅四方。

一曲琴音尽,六师兄祝真天慢慢走回来了。那悠长的琴音,依然在山巅徘徊萦绕着,似卷着一缕缕清风,浮动了众人身前的粗布衣裳。

顾恒生沉默不语,他不知道前方挂着的粗布衣裳意味着什么,但是众师兄师姐这么肃穆凝重,想来是意义深远,不敢有丝毫懈怠。

“跪!”

诸葛昊空掀了一下红色长衫的衣角,直接对着粗布衣裳恭敬的双膝跪地,大声一语。

四师兄温沐轩和五师姐向如玉等人,纷纷跪倒,面容敬重。

顾恒生只是微微迟疑了一下,连忙跟着众师兄一同跪下。

这件衣服,意味着什么?

顾恒生心中很是疑惑,但他很清楚此刻不适合提问,免得被责罚。

“今日,小师弟正式入门,愿吾师能够得见。”

诸葛昊空对着粗布衣裳叩首一拜,沉声道。

随后,众人也不约而同的行礼一拜。

“小师弟,上前加冕。”

诸葛昊空看了一眼顾恒生。

顾恒生慢慢站了起来,在诸葛昊空的示意下走到了粗布衣裳的前方,然后俯身一跪,敬重叩首。

恍惚间,顾恒生感觉自己的身上多了一分因果,说不清,道不明。

好像,在无尽的远方,有人正在观望着这一幕,倍感欣慰。

“起!”

诸葛昊空等人从地上站了起来。

“小师弟,起来吧!”

诸葛昊空露出了一道微笑,现在顾恒生才算是真正入了他浮生墓,是他浮生墓的小师弟。

顾恒生站起身来,他看着身前的粗布衣裳,欲言又止。

诸葛昊空看出了顾恒生心中的疑虑,开口道:“这是师尊留下的唯一的一件东西。”

“师尊的衣裳?”顾恒生眉眼一抬,内心猛颤。

不会是师尊的遗物吧!

顾恒生暗暗的想着。

“嗯,当年我刚刚入门后不久,师尊便离开了浮生墓,不知前往了何处。之后四师弟和五师妹他们入门拜师,都未曾见过师尊。”

诸葛昊空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想必师尊若是在世的话,一定会得知你们拜师的事情。”

“嗯。”没想到连四师兄他们都未曾见过师尊,让顾恒生微微有些儿诧异。

“小师弟修行剑道,以后便由小七教导吧!若是小师弟还想学其它的本事,可以找师兄师姐求学。”

诸葛昊空将这个重任交给了七师兄楚逍遥,让楚逍遥心里很是无奈,却又没法儿拒绝。

“是,三师兄。”

顾恒生拱手一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