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友app

“呵呵,让我滚?”

苏尘脑中萌生了一个想法。

脸色变得有些戏谑,“你确定?”

“你特么聋啊!老子再说一遍,滚出我们节目组!”

李国岩相当的强势!

挂满肥肉的脸上,布满恼火!

“呸!”

“玛德,给脸不要脸的东西!”

范统朝地上啐了一口,冷笑地看着苏尘,“你以为自己算个什么东西?敢在我们节目组搞事情,要是真把纤纤摔着了,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吗?”

“赶紧滚!”

“我们《勇者大冒险》一集制作费几百万,没时间跟你废话!”

范统不耐烦地冲苏尘挥了挥手。

温馨小屋里的可爱粉嫩美女写真

“不行!”

云纤纤挡在苏尘面前,瞪着李国岩,“李导,苏苏是我请起来的!应该和我一起回去!”

“你就算不让他出镜,也不能让他一个人走回去啊!”

有云纤纤求情,李国岩严肃的表情,松动了一些。

目光落在苏尘身上,“行吧,那你就跟在节目组后面,搬搬东西,烧烧水。”

大家都以为苏尘会感恩!

可谁知——

“我去nd大圭头!”

苏尘指着李国岩就骂,语气充满鄙夷:

“小爷我早就看你们不爽了!”

“就你们这样的垃圾节目,镜头前一套,背后一套,欺骗观众,迟早得倒闭!”

“苏苏!”

云纤纤一惊,赶紧劝阻苏尘:“你别乱说话,李导在娱乐圈地位不低的……”

“我管他地位高还是低!”

苏尘一挥手,“老子出去就上抖音曝光他!!”

李国岩和范统对视一眼,当场就笑了!

“哈哈哈!”

“还曝光我们?!”

范统乐不可支,走过去拍了拍苏尘肩膀,“小伙子,你真是太可爱了!”

“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抖音有几个粉丝,就能为所欲为了?”

“行,你去曝光吧!”

“不过,你得先走出这片绵延两千多公里的山脉!”

雷艳听得只摇头。

这个傻小子,脑子里是不是缺根弦啊?

都什么时候了,还不跟导演说两句好话?

这里所有的食物,装备和人,都是他的,他不收留你,你只有冻死、饿死在外面!

“苏东坡。”

李国岩挺着大腹便便的肚子,走上来,笑得有持无恐,“抖音刷个1000粉丝,你觉得自个儿牛逼死了是吧?”

“跟我在这儿横!还威胁我?”

“你t算个g把啊?!”

“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打断你的腿,把你丢在这里喂狗熊?”

他瞪圆了眼珠子!

凶威毕露!

见苏尘没还嘴,他以为这货怂了,便冷笑道:

“哼,怕了吧?”

“怕了就跪在地上,给我磕个头,认个错,我就带你一起走!”

其实他也不太敢把苏尘一个人丢下,毕竟是一条人命,如果真死了,那麻烦就大了。

可谁知,苏尘半点悔过的意思都没有。

一脸冷笑地盯着他,“说完了么?”

“说完了,咋了?”

话音刚落!

啪的一道耳光声!

响彻周遭树林!

李国岩飞出去五六米,摔在雪地里,捂着腮帮子哇哇惨叫,到处都是他吐出来的血。

没人想到苏尘竟敢对李国岩出手,都惊呆了!

这小子,真不想活了???

“你疯了!?”

雷艳第一个反应过来,冲着苏尘大叫!

苏尘没理她,对云纤纤道:“纤纤,你在这里呆着,我一个人走!”

“苏苏,你……”

云纤纤贝齿咬了咬红唇,喊了苏尘一声,后者却已经走远了。

想起苏尘那天废掉龚华武的强大实力,她倒也不担心,只是觉得很对不起苏尘……

“纤纤,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?”

“他一个人走,真的会死的!”

雷艳气得要死。

正准备追过去,云纤纤抓住她的手,“放心吧,阿艳,苏苏没你想得那么脆弱。”

“你根本什么都不懂!”

雷艳摇了摇头,甩开她的手,朝苏尘消失的方向快速追过去。

身为先天武者,雷艳速度极快,但追出去几百米后,苏尘在雪地里的脚步,突然消失了!

就像人间蒸发一样!

只有一件厚厚的军大衣,扔在地上!

“怎么会这样?”

“他人呢?”

雷艳捡起军大衣,四顾茫然,到处都没有苏尘的影子

她试着喊了几声,没有任何回应,苏尘像是被外星人绑架了,没有留下一点蛛丝马迹。

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她面如死灰。

苏尘只是一个普通人,没有食物,也许能在山里撑一个星期,但没有保暖工具,估计半天就会被冻死!

这里的温度,逼近零下20度,她记得苏尘换上军大衣之前,身上只有一件薄薄的衬衫!

完蛋了!

等回了家,父亲得知苏尘死在雪岭山脉,一定会打断她的腿!

“这个疯子!”

“神经病!!”

“脑子是不是进屎了啊!?”

其实。

苏尘连衬衫也脱了。

只穿着一件短袖,扇动着紫云翼,在雪岭山脉上空飞翔,寒风呼啸而过!

“赶我走,打断我的腿,还要让我下跪磕头?”

“呵呵,李国岩,范统,你们给我等着……”

“我不光要曝光你们,还要抢光你们的观众!!!”

“《勇者大冒险》,算个屁?”

没几分钟,苏尘飞了十几公里,深入雪岭山脉腹地!

收起紫云翼!

一个神兵天降!

“嘭!!!”

从十几米高的地方,直接砸落雪地!

周围传来窸窸窣窣的逃离声,苏尘打开火眼金睛一扫,是几条蛇和各类毒虫,看来这地方,真的挺危险的。

他突然有点担心云纤纤。

“有雷艳在,应该没事的。”

“先天武者保护一个普通人,绰绰有余。”

想着这些——

苏尘心念一动,召唤出黑科技摄像机,连通抖音,进行直播!

想了想,他给直播间名取了个名字:

直播间信息:

此时。

远在楚州市的柳红鸢,正在教室上课。

她掏出手机,准备看看私信合作的广告商,哪想,账号被顶掉了。

柳红鸢立马换了个小号,登陆一看,苏尘竟然在直播!

她媚眸一亮!

“这家伙,几百年不上账号,怎么突然想到直播了?”

“还在雪岭山脉,这怎么可能嘛……”

柳红鸢嫣然一笑,点了进去!

看看他在捣什么鬼!

下一秒,柳红鸢傻了……

因为苏尘背后,是一片原始森林地带,地面上是寒冷的湿雪,他每说一句话,就有大团白雾从口中呼出,脸冻得通红!

最恐怖的是……

苏尘他……

还穿着短袖……